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逆天行剑 第十九章 替我多谢武穆大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4:02

逆天行剑 第十九章 替我多谢武穆大人

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便见尚春如同一根飘摇的鹅毛,倒飞去老远,在空中划过一道拱桥一般的轨迹,‘噗’的一下,竟落在了还未走进隧道的老疤脚边。

“你好大的胆子!”老疤当即站定,望向脚边颈骨断的极为怪异的尚春,然后回过头来,厉声斥道。

老疤可不想之前的尚磊,他早在巫山大比之前,就已经积威已久,此时便是面目平淡的呵斥,也已让所有奴隶心生畏惧。

“大人,按您说的,我没动尚磊,可是赌约已经立下,总要有人交出赌注才是!”面对淬体八重的老疤,苏杉不知为何已久胆子大的吓人。

老疤望着面前的这个不卑不亢的少年,他心中确有袒护之意,不是因为那套战影拳,更不是因为少年与他同为天武国人的身份。

而是因为这个百零八矿,那位他也不敢招惹的存在,似乎对这少年另眼相看,所以对这少年,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尽管都是奴隶,但也不可食言而肥……”老疤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苏杉,转头离去后,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既然这个十人卫长死于你手,依赌约……他的位子就由你顶上,但是所有人都听清了!下不为例!”

一句话惊了所有围观的奴隶,这些少年是最后一批进来的吧,这过了有三天么?十人卫长的位子,这就让那少年顶上了?

“多谢大人!”苏杉恭敬答道。

尽管费尽心机,还是没能得到百人卫长的位子,可是有总比没有的强,在这百零八矿,总算初步有了些根基。

“苏杉…苏杉,你没事吧?”不远处,莫逆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此刻苏杉浑身血淋淋的样子,令他远远的看着,都心惊胆寒气,哪还有空管他当没当上卫长。

“别……别扶我,就像平常一样!”

苏杉忽然的一声低语,令莫逆一愣,忍不住说道:“可是……你现在……”

“不要说话!听我的就是!”苏杉拉过自己的衣摆,猛地一撕,扯下一块破布,擦拭着面上的血迹,嘴中低声道。

“呃……,好。”

“我们走。”苏杉冷眼扫过四周心有不平的奴隶们,然后径自离去。

“武刚,带上其他人,我们也跟上。”武霄见苏杉离开,心中略一思索,紧跟着说道。

此时矿洞顶层,留着长须的武穆,撩起胡须,低头向下张望着,在如此高的他竟能将矿洞底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此刻见一切事了,才要举步走开,只是在见到苏杉忽然抬头的动作后,嘴中忍不住的喃喃笑道:“呵呵……,有意思。”

“苏杉,怎么了?”莫逆看着身旁忽然躬身行了一礼的苏杉,不明所以道。

苏杉重新挺起身,抬头望去,视线正停留在武穆方才离去的地方,嘴中低声道:“没什么。”

巫山矿,不仅是一个的奴隶场,还是一个极为看中面子和秩序的奴隶场,平日里就算奴隶之间有什么口角,或是有人想要惹事,都会乖乖的找个无人的角落,否则矿洞内的守卫们一个心情不好,手起刀落,砍你都不必说明理由。

也多亏这百零八矿,才成立月余,守卫不多,矿内秩序也多是由奴隶卫长们操持,所以今天才会发生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械斗之事。

此刻见打斗结束了,看个新鲜的奴隶们也就自行散去了,毕竟接下来还得为午饭而拼命劳作,方才发生的事,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在辛苦的劳作后,多了些饭后谈资。

苏杉与莫逆兄妹以不慢的速度回到了他们的石洞,这一路苏杉的伤势在外人看来,俨然是一副不轻不重的样子,只是他身后的莫逆还有跟在他们不远处的武霄等人,却难以做此想法。

“还有…多远……?”苏杉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不知为何问了个一抬头就会知晓答案的问题。

“快了,就快了,我背你吧,你别硬撑了!”望着苏杉不断从嘴中溢出的血迹,莫逆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坚持硬撑下去。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苏杉忽然说道。

莫逆闻言不敢多问,因为此刻面前这人稍一张嘴,便会带出大量的鲜血,他手脚麻利的快速脱下自己的上衣,递了过去,却见苏杉接过衣服后系在腰间,刚好阻止了他衣摆处不停滴落的血滴。

天知道,这一段路,对苏杉来说有多么难熬,此刻洞口近在眼前,他急忙鼓起最后的气力,加快步伐走了进去。

‘噗通’

才进了石洞不过霎那,方才如山一般的身躯,轰然倒塌,所有人都没来得及扶住他,他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武刚!武穆大人给的软膏呢?快拿出来!我知道剩下的让你藏起来了!”武霄转过头来看向武刚,急忙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难道我会不拿出来?”武刚一愣,赶忙从怀中掏出一物,正是那日武穆交给他们疗伤之用的软膏,只是这软膏的盒子,应该是因为之前的争斗,变得碎成了一片。

“怎么会变成这样!”武刚才一拿出来,那木盒便嘁嘁嚓嚓的碎了一地,他赶忙接住从中掉落的锡纸包裹的软膏,嘴中接着说道:“还好,还好,软膏还在!”

“你们把…火把灭掉,只留下一个就好。”苏杉被莫逆扶到墙角,浑身的疼痛,令他直冒冷汗,嘴中因为满是鲜血的原因,吐字也不太清晰,可是他还是简单的解释道:“若是与尚磊交好的其他卫长,或是尚磊的党羽,知道我此时重伤至此,我们就危险了……”

所以你这一路才这样强装着无事,自己强撑上来的么,莫逆看着面前连头都直不起来,无力倒下的苏杉,心中为他感到有些不值,这都是因为谁?

心中如此想着,忍不住的,往身旁这些人,这件事的祸因们瞪了过去。

“小子!你看啥?他搞成这样还都怪我们喽!”武刚见到莫逆瞪过来的眼神,其意不言而喻,忍不住呛回声道。

“武刚!你闭嘴!”武霄才依苏杉所言,灭掉火把,一转头就听见武刚的叫声,随即大声斥道。

“莫逆,咳……,与他们无关,都是我临时起意,说来还差点连累了他们,幸好是赢了,若是输了的话,恐怕不只是我,连同你们所有人在内,都不会落得好下场。”莫雨竹跪坐在苏杉身边,在他的伤处上擦抹着武刚交出的软膏,苏杉见他们争吵,解释道。

“你知道就好!”武刚望着苏杉身上的伤势,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尴尬,但嘴上依旧硬硬的说道。

“武刚!你要再敢说一句,你就给我滚出去!”武霄面色忽然变冷,转头看向武刚,惊得他身后的武家庄少年们微微一颤。

怎么武霄他……,突然间,又变回武家庄时的样子了?少年们在心中暗自想到。

站在所有人身后的武青,看着凌厉的眼神,自从天武亡国,武家庄被屠,她已经许久未曾见到武霄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了,此刻见他似乎又变回从前的模样,不再消沉,忍不住喃喃道:“真是…太好了……”

“武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不是叫你去找武穆大人的么?没找到么?”武青的喃喃声还是被武霄听见了,他一回头,见是武青,忍不住问道。

“我……”

武青还未及回话,却被苏杉打断了。

“替我谢谢…武穆大人……”

准确说来,今天是苏杉来到这里的第三天,第一天时,是在来这巫山的囚车上,他清醒时已是傍晚,在那个晚上,凭借着变异了的一条玄脉,他淬体成功,步入淬体一重。

第二天中午,苏杉出手救了武言,下午便与眼前的这些想要抢他矿石的少年打了起来,也在这时遇见了武穆,得到了那根赤龙参须,一夜时间连破两重,步入淬体三重。

第三天便是现在了。

武穆没将那根赤龙参须交予他的武家庄后辈,而是交给了自己,虽然他说是赔罪之用,可是这奴隶场强者为尊,既然他强!又何来赔罪之说?

还有方才救了他一命,极为关键的一阵劲风,凭他的感知力,他能察觉得到,分明是从方才矿洞顶,那武穆所在处射过来的,而且那个人从一开始就在那里观望,却没出手救他的这些后辈,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助了我许多,应该多谢他。

“什么意思?苏杉,那位大人有过来帮你么?我怎么没见到他人。”莫逆颇为疑惑的问道。

“是啊,我到了矿洞顶层,大叫了武穆大人的名字,可是都没见到他。”武青闻言也颇为自责的说道。

“呵呵…咳……

逆天行剑  第十九章 替我多谢武穆大人

,不必多说,就替我谢谢他便是。”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挂号费多少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要挂号费吗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有网上挂号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在线挂号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好挂号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