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七十九章 任务

发布时间:2019-12-04 18:52:39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七十九章 任务

“只要这个中间人抓在手上,一定能找出那些人来,要将他们斩草除根!即便杀不绝,至少要逼迫他们不敢在大公国内肆意活动。”老人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眼下想要再行起兵已经不大可能,现在是我们内部的博弈,新王在这个月之中应该会确立,四王子断臂、七王子重伤,王上虽然年迈,但也明白他要选择的继承人,必须要得到军部的支持,简单来说就是我和杀戮大公以及东都那个人三人之间的博弈,只要不利于我的证据没有落到他们手上,在军部支持我的席位还是要略微多一点,胜算依然是有的。”

“这件事就交给属下去办吧。”

“好,这也是我急招你回来的缘由之一。对了,有一个人和那个神秘组织来往密切,是中间人,被我秘密关押在京洲城的大狱里。我和这个神秘组织合作的时候,早就有所提防,你今晚离开这儿之后

,亲自去提这个人,将他秘密押送到这儿,这个中间人八成也已经被我的敌人们知晓了。

“是!”

“只要这个中间人抓在手上,一定能找出那些人来,要将他们斩草除根!即便杀不绝,至少要逼迫他们不敢在大公国内肆意活动。”老人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眼下想要再行起兵已经不大可能,现在是我们内部的博弈,新王在这个月之中应该会确立,四王子断臂、七王子重伤,王上虽然年迈,但也明白他要选择的继承人,必须要得到军部的支持,简单来说就是我和杀戮大公以及东都那个人三人之间的博弈,只要不利于我的证据没有落到他们手上,在军部支持我的席位还是要略微多一点,胜算依然是有的。”

“大人,这一次我们可是要破釜沉舟了。”

“还有那个程敏,剑盟那边暂时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他们虽然赢了,但是已经元气大伤眼下积蓄修养,秦冲毕竟年轻气盛,现在正是威望最大的时候,不出意外他会称王,我和他的这笔账先暂且搁下,攘外必先安内,这个程敏一定要杀!”

谢三才连连点头道:“据我所知,程敏学会了紫霞剑心经,还有龟灵吐息功,又是剑修,在我们大公国都算是一流的高手了。想要杀她,就得深入剑盟内部,她又是秦冲的情人,难度不可谓不大……”

老人咳嗽起来,叹气连连,“养虎为患,没想到老夫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本来我收下这丫头做义女,就是为了笼络军部的一些老色鬼们,用几个义女牢牢地换取几个席位,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可是我这一次过于仁慈了,我的义子长安喜欢她,我提拔她当旗将,就是想让她摆脱这个命运,我给了她机会,她却成为了我的肉中刺,三才,这是我让你去办的第二件事,你心目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谢三才沉默了片刻,“有一个!”

“你刚才在犹豫,怎么,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S酷Il匠GU/永、久P免*c费@u看-小@3说

“没有!想要除掉程敏,那就只能派出刺客了,大人若是让属下派人去杀秦冲,那绝对是没什么机会,但杀程敏,还是大有可为的,只要这个人肯接下这一单买卖的话……”

“听起来不像是你培养的那些杀手啊,无妨,只要这件事能做成,不用去计较这个人的身份立场。”

老人举起杯,“来,干一杯。十天之后军部会召开一次首席会议,到时候就要看一看谁手上的牌多啦,顺便我准备了一些礼物,你托人送去给那些老伙计们,辛苦你了。”

谢三才一饮而尽,“大人,您身体抱恙还是少饮酒,属下告退。”

“去吧。”老人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谢三才走出来后,双眉紧皱着,大人交代了几个任务,一个比一个难度大。

京洲城可是在中都的区域内,距离风暴城尚远,押送这位中间人要走许多天,路上可不要发生什么变故……

“看谢大人双眉紧锁,怕是很难办的事儿吧?你是我义父仰仗器重的人,不是难办的事儿也不会召你回来啦。”

谢三才对他也不必隐瞒,把他和公爵大人交谈的事情说了一遍。

“谢大人先随我去取礼物吧。”荀长安一摆手,“这边请!”

“长安啊,不知大人都准备了什么礼物?”

“哈哈,说白了就是土地、神兵、官职和美人。谢大人若是看中了哪个姑娘,可以直接带回到您的府上。”

“这不太好吧?”

“怕什么,这也是大人的一份心,你劳苦奔波,这些都是应当的。对了,程敏那个贱人反叛,她的母族一律处死,也就是城中的宗家,这些人就住在京洲城。虽然义父没有发话明确说要杀了这些人,宗家人也很早站出来声明,和程敏早已断绝血脉关系,但谢大人反正是要去一趟,就顺便做了吧。”

谢三才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件事太小了,根本没放在公爵大人的眼里,没想到长安兄还记着呢。可是我听说,以前你和宗敏双宿双飞,一直想要娶她为妻的。”

荀长安急忙摆手,“没有的事儿,怎么会呢?这个贱人早就被秦冲给玩腻了,跑到这里来假扮什么清纯姑娘,一个劲地跟我装,都是宗家人唆使的!我杀不了她,杀宗家人至少不难吧,劳烦谢大人了!”

“明白了,宗家在京洲城还有点关系背景,我可不管罩着他们的人是谁,这个任务就交由给我吧。”

荀长安无声地笑了起来,他是真的恨啊,义父要让这个贱人死,这可真是太好了!

北都,广陵城。

这里是杀戮大公的大本营,这几日府上宾客络绎不绝。和风暴公爵的强硬冷傲不同,杀戮大公待人和善喜好走动,广结朋友。虽然头衔上顶着杀戮二字,提醒众人他爬到这个位置上,也是个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杀人魔王,但近些年在军部很少发言,完全是个好好先生,几乎快要让人们忘记了他武力超群,曾经也是不折不扣的百战将军,为大公国的开疆土拓打下了一大片地盘,破格从百战将军的头衔上提拔上来,成为和风暴公爵并驾齐驱的大公爵。

从出生地来说,他和风暴公爵不一样,他原是敌人叛臣。

今晚,他谢绝了登门的宾客,有重要的任务要交代给手下去办。

无面行者除了死去的牛和鼠,其余的十位全部聚集在此。

杀戮大公宽袍大袖坐在宝座上,眼角有一道渗人的伤疤,四十出头,是百战将军中第一个封公的,他长得并不魁梧,相反还有些消瘦,目光十分锐利,当他不笑变得严肃的时候,仿佛连空气都凝固成冰了。

宝宝便秘
心绞痛发病后要注意
脑梗死患者恢复期能吃通心络吗
小孩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