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流浪的英雄 第611节 我的思路大概是多此一举了

发布时间:2019-09-25 22:06:05

流浪的英雄 第611节 我的思路大概是多此一举了

我有什么东西,是沒有时间这个概念的呢,

我需要这个,是我推测在我们面前的这个时空结界,,或者说时空乱流很可能可以把任何接触到的东西变老或者变年轻再扔出來,

嗯...我的大剑也许像我自己一样存在了很长时间了,守护者的旗帜也有几千年的历史,而且我也有好多东西肯定不会随着时间而毁坏,可是那些东西扔进这个时空裂缝也沒有用,

我必须找一个根本沒有时间这个概念的东西,,这样也许会有作用,既然它无法变化,那么它就可能通过时空乱流给我们制造个道路來,或者更好的,直接让乱流自己解体,

不靠谱,我知道啦......

不过总之,,

太极,

完美的浑圆球体,黑白与黑白的结合,阴与阳的体现,这是从时间开始流动之前就存在的东西,我怀疑时间根本不能对它做出一点点改变,

可是我又怎么去完全确定呢,说不准太极和时间裂缝碰到一起会因为两种力量同时紊乱而发生大爆炸之类的啊,

我又看了看阿加雷斯,并且想起了奄奄一息的丹维斯......

我必须这么做,

“让开,喂喂,麻烦大家都让开,”保险起见,我开始让四周的法师与学徒们都离得越远越好,

有人看到了我面前的太极,并且隐隐的感受到了它的力量,忍不住警告我:“你最好别再硬闯了,上一个拿魔法攻击那个结界的人,,”

沒有等他说完,我就让太极旋转着來到了时空裂缝的面前,然而,出乎意料的,碰撞还沒有发生,巨大的变化就已然出现,

随着太极那不可辨的转动,那时空裂缝仿佛从无形变成了有形一般的被吸引了过來,围绕着高塔的所有时空能量渐渐消去,因为它们都被无声无息的吸入了太极之中,太极甚至沒有一丝一点的变化,只是像轻而易举的抹去了一个污点一样,让所有的时空能量都消失了,

......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

太极的秩序力量梳理了这些时空乱流,把一切都弄上正轨了,我早该想到的,

虽然我的思路大概是多此一举的想多了,不过最后的结局还是好的......所以我想就当我是英雄般的完成了任务吧,啊咳咳,

阿加雷斯就这沒管那么多,他转过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冲了进去,

“啊

流浪的英雄  第611节 我的思路大概是多此一举了

,,等会我,”我喊了一声,然后收回太极第二个进入了高塔,

剩下的那些学院的人们目瞪口呆的看我如此简单的就用“魔法”破除了这个结界,而愣了好一会,他们也都呜呜泱泱的跑进去,解救他们的院长去了,

--------------------------------------------------

科瑞特他们在路过门口跑下逃生通道之后,已经成功的把莎柏林娜的婚戒传送了出去,并且选择了他们还沒被困在这里之前的时间线,

可是现在,那些时空漩涡早就发现了他们,并且慢慢的追过來了,

“我可以感应的到他们,他们也知道我们在哪,”科瑞特叹了口气,坐在了地上,一缕头发垂了下來,可平时非常注意仪表的他此时都沒有在意:“虽然他们并不是很快,但是迟早他们会过來的,”

而且,当那时,他们可就无路可逃了,唯一的通道,,刚刚被关上的逃生通道大门后面一样是那时空乱流,即便是魔术师科瑞特,也不能真的大变活人让他们再次逃离,

“给你们,”拉赛欧递出了几个袖珍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浓稠液体:“幻莲的浓缩提取液,喝下它的话......就不用担心会有任何痛苦了,”

斯勒科林院长无奈的推回了拉赛欧的手:“你会吓到这个女孩的,”

他说的是莎柏林娜,不过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虽然莎柏林娜之前看上去的确很害怕,,任何人都会,,可是,现在,她却看上去不那么害怕了,

“阿加雷斯...他会來的,”

原來如此,既然戒指送出去了,莎柏林娜相信阿加雷斯一定已经接收到了讯息,所以便不在担心了,

“希望如此吧,”科瑞特终于把头发拢到了一边,平时悠然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别让莎琳失望啊......”

就在这时候,通道入口处的门悄声无息的变成了无数灰尘,

“來了吗,”拉赛欧摇了摇头,然后打开了瓶子:“我很荣幸在死之前能和你们这样的魔法师一同研究,并且创造出了这个导致我惨死的魔法体系,,嗯,相信我,我的讽刺心沒有听起來那么重,说真的...你们不要么,”

那时空漩涡们接近了,它们沒有生命,更别提是故意追杀科瑞特他们的了,可是就因为如此,才有一股异样的可怕,

在科瑞特咬着牙追被接过幻莲提取液之前,突然传來了吵闹的大叫:

“呜啊,,这些是什么,,......喂,别过來,嘿,,嘿,,.............太极,,,”

在下面的五个人,,科瑞特、拉赛欧、斯勒科林、莎柏林娜、红额头,全部都认识这个声音,

“杨寒...,是杨寒,”

而随后,另一个他们都认识的声音传了过來:“莎琳,,,,,,”

莎柏林娜轻轻地捂住了嘴,忍不住露出了喜悦却一点也不吃惊的表情,

那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时空漩涡还是在靠近他们,不过,也只能靠近到这了,因为下一秒钟,那时空漩涡就被一个堪称完美的奇怪球体给更加悄声无息的吸收了进去,

哐哐哐哐,两个脚步一刻不停的冲了下來,

“啊哈,你们都沒事,”我挥舞了一下拳头表达我的喜悦,

“......”而阿加雷斯则终于放缓了脚步,一直驱赶着他的担心终于消失了,

连云港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连云港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连云港治疗白斑病费用
连云港治疗白斑的医院
连云港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