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盛世仙路之光脑法宝 第二百一十四章 拜师礼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0:05

盛世仙路之光脑法宝 第二百一十四章 拜师礼

帮助蒙尔拙稳固境界,再附赠四个突破练气境的名额,只用了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赵前全部兑现,算是完成了之前对黄震霄的许诺。

张天一在旁边看得满眼热切,如果说刚才还有些怀疑的话,那现在就是确信无疑,玄门中极其难得的先天练气境,就这样被赵前像批发似的造出了四个。

如果抛开大夏官方以现代武器加人海战术屠灭妖蛇,成就了两个练气和一个化神,以及明显和赵前大有关系的欧阳离之外,那么这四个人将会是大夏近百年来仅有的四个先天练气境。

哦,还得算上今天早上刚刚突破的太素宫沈宫主。

这么一算,张天一顿时吓了一跳,这些新晋的先天真人,竟然大半都和赵前有关系,不由得心下骇然,心里愈发确定了与赵前交好的决定。

“赵先生,”张天一从怀里掏出一只锦盒递给赵前,“这是天师府送给先生的一份小礼物,算是对先生推荐郑艳霞的额外答谢,并不会影响我们之前的约定,还请笑纳。”

“那就却之不恭了。”赵前笑着接过锦盒颠了颠,随手收到空间中,他心里自然明白,这是刚才那返虚真人用神念窥视的赔礼,不过自然不能用这个理由了,郑艳霞的事倒是个不错的借口。

在场众人见状大吃一惊,倒不是因为那个锦盒,而是赵前的手段。

“你这是空间装备?”玄阳子到底关系不一般,毫无顾忌地抓着赵前,“传说中的储物袋?”

“想要?”赵前嘻嘻笑道。

玄阳子连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不给,”赵前将脸色一板,两眼上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噎得玄阳子满脸通红。

“谁稀罕,”玄阳子冷哼一声,不过那眼神就没离开过赵前的右手。

“不像是储物袋,”蒙尔拙摇摇头,面带震惊地看着赵前,“赵先生,这是袖里乾坤之类的法术吧?”

“国师好见识,”赵前笑着挥挥右手,随后瞟了眼玄阳子,“不像有些人孤陋寡闻。”

玄阳子顿时怒目而视,“你诚心气我是吧,一点都不尊老敬贤。”

其他人也都是面露苦笑,赵前的打击面太广,很显然被误伤到了,他们也一样以为是储物袋,这样算来也是孤陋寡闻。

倒是张天一在旁边讪讪笑着,他还想着那锦盒里的东西呢,尤其是刚刚秘府里面丢了大批的丹药,这样东西掏出来着实有些心疼。

只是赵前却不在意,而是继续撩拨着玄阳子,“哦,原来是贤老啊,那么自然是看不上我这点小东西咯。”

嘴上正说着,手已经伸到口袋里,掏出一只巴掌大小,朴实无华的小皮袋。

“小东西?什么小东西,”玄阳子两眼迷茫,手却一点不慢地伸了过去,一把抓在手上。

“怎么用啊?”玄阳子拿着袋子扯了扯,结果连袋口都打不开,索性冲着赵前问道。

“真是服了你了,”赵前叹着气摇摇头,“你不是有真气了么,输点过去试试。”

玄阳子立刻照做,随即便感觉到手里的小皮袋竟然有着一个一丈立方的大空间,顿时喜笑颜开,赶紧揣在怀里,等回头再去祭炼过,这样别人就拿不走了。

其他人纷纷眼热地看着赵前,蒙尔拙干咳一声,拱手说道,“赵先生,不知您手上还有没有这种储物袋,老朽想求购一个。”

话一出口,蒙尔拙也不禁有些脸红,刚刚受了别人一个大人情,现在又要求购储物袋,就算以他锻炼了近百年的老脸,也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他虽贵为国师,但就连皇宫里也没有这样的东西,现在也许只有一些传承久远的门派才可能会有。

赵前笑着摇摇头,“国师见谅,我手上只有这一个闲置的袋子,无法满足国师的要求了。”

“是老朽孟浪了,”蒙尔拙苦笑着摆摆手,便不再提此事。

其他人一见连蒙尔拙都没戏,自然不会再提,只得羡慕地看着玄阳子。

其实赵前送给玄阳子的储物袋,还是当初张万兵几人的随身之物,后来被火鸦叼来送给了赵前,也被他一直收着,只是上面的特征太明显,不能拿出来用罢了。

直到前段时间妖度空间完成变异,才在前几天用空间里面的南明离火重新祭炼,将外表修改一番,里面的气息全部清除干净。

除了给邹蓉李璐她们五人一人一个之外,还剩下两个,原本想着正好给玄阳子和张清烈,不过刚好今天收了个徒弟,自然是要留一个的,那就只能给玄阳子一个人了,至于张清烈的,就暂时先用十方魔旗的吧,不过等他修为一到,也能自己开辟一个巫神空间。

事情办完,几人坐下闲聊,而张天一和欧阳离还有事情要办,就先告辞离开,那两个刚晋升练气境的要去闭关稳定境界,另外两个丹劲去给他们护法,最后屋子里只剩下四人。

“赵侯爷,多谢的话我就不说了,”黄震霄突破练气境,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显得有些意气风发,端起手边的茶盏,冲着赵前遥遥一礼,“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话刚说完,就将滚烫的茶水一口喝干,赵前微微一笑,也陪了碗茶。其实这次他也不是白忙活,从蒙尔拙那里吸过来的气血,连一半都没用上,只是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看见没,这才是讲究人,才不像某些人一点礼貌都不懂。”赵前瞟了眼旁边束手而坐的玄阳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玄阳子也不生气,摸着怀里的储物袋呵呵直乐,“礼貌是什么,能吃么?”

一句话让旁边三人摇头失笑。

黄震霄放下茶盏,对着赵前说道,“前几天那三国舰队在南海吃了大亏,后来向大夏发来照会,要求协同剿匪,我们自然是要拒绝的,不过直接拒绝也不好,现在还这样拖着,而且这两支舰队目标太大,老放在那里也不是个事儿,你打算如何处理?”

“这个好办,”赵前嘿嘿一笑,“他们让咱们剿匪,那就剿呗。”

“啊?”黄震霄一愣,“啥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啊,”赵前好整以暇地说道,“只是剿匪而已嘛,又不是一定要剿灭,他们也不好意思提这样的要求吧。”

“你是说做戏?”黄震霄顿时反应过来,哈哈一笑,“他们自然是不好意思,谁叫他们自己的舰队才刚刚被俘了呢,那可是世界排名前几的海军啊,比大夏的舰队可要强不少。”

“戏做起来容易,可是接下来怎么办?”黄震霄又问道。

“出兵的代价你们自己去谈,”赵前歪着身子,看着黄震霄,“围剿海盗的结果还不是你说了算,你们说剿灭完了,那么南海自然就没有海盗了,如果比较棘手,也可以慢慢来嘛。”

“你这是糊弄鬼的吧,”黄震霄嘿嘿一笑,“既可以练兵,还有人出军费,这样的好事可不好找啊。”

“不过你这两支舰队总得给他们找个出路吧,”蒙尔拙突然说道。

赵前点点头,“这样吧,回头我问问他们的想法,再做决定。”

上次他就想问来着,后来事情一多就给忘了。

蒙尔拙也只是提醒,并无他意,见赵前有了打算,便不再提。

几人闲聊了几句,赵前还惦记着自己新收的徒弟,便起身告辞离开。

回到太素宫所在的小院,这次没有人阻拦,毕竟这里是龙虎山的别院所在,真有闲杂人等乱闯也会在第一时间被拦下,早上不过是陈晓瑗闲得慌,没事找事做,结果就栽在赵前手里。

进到院子里面,自然有人前去通报,不一会儿沈溶月便带着陈晓瑗走了出来。

“师父,”陈晓瑗乖乖地向赵前行礼,然后伺立在一旁。

“晓瑗啊,”沈溶月憋着笑,“你在我身边的时候可没这么乖的哦,这么快就向着你师父,难道我以前对你不够好吗?”

“师父,”陈晓瑗嗔怪地看了眼沈溶月,然后又瞟向赵前,为了形象,我忍!

赵前坐在客座上首哈哈大笑,“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就送你个小东西。”

正说着,从怀里掏出个巴掌大的小皮袋递了过去。

“谢谢师父,”陈晓瑗喜滋滋地双手接过,然后试着打开袋子,可是无论用多大的力气,小皮袋都是纹丝不动,不禁纳闷地看着赵前,“师父,这袋子怎么打不开啊?”

赵前还没说话,沈溶月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满眼震惊,“这是储物袋?”

陈晓瑗也愣住了,猛地回头看看沈溶月,又转头看向赵前,“真的?”

赵前笑着点点头,“刚才临时有事,还没给你礼物,这份就算是给你的拜师礼了。”

“师父,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陈晓瑗连忙将手中的小袋子递了回去。

其实这种储物袋,放在以前的太素宫虽然说不上是大路货,但一些中坚人物还是人手一个,算不得稀罕,只是经过几次变迁,太素宫逐渐衰落,就连这样的一个袋子都没有了。

晓瑗作为太素宫主的弟子,自然也听说过储物袋,更知道它的贵重,所以才不肯接受。

赵前摆摆手,“师父给你的,你就收下。”

“这也是你师父的一番心意,你就留下吧。”沈溶月眼里闪着异彩,也劝说道。

她倒不是打这个储物袋的主意,只是单纯地希望陈晓瑗更好一些而已。

“这,”陈晓瑗眨眨眼睛,最后还是舍不得这个东西,才恭恭敬敬地点头,“谢谢师父。”

到这时,她才从心里真正地认可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师父。

“手伸出来,”赵前指着储物袋说道,“你还没有练气,我先帮你炼化它。”

陈晓瑗满脸兴奋地伸出双手,拿储物袋就摊在右手掌心里。

赵前在她右手食指尖上轻轻一点,取得一滴鲜血弹在储物袋上,随后运转法力,将这滴鲜血炼化到袋子的禁法之中,片刻之后,就完成了祭炼。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网上预约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电话预约
安顺安顺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去哪治
深圳那个妇科医院好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