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刁难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8:12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刁难

主管走入一个圆桌议会厅内,在圆桌议会厅内坐着十二个议员,他们分别是十二个世界的代表,他们没有管理空间枢纽的权力,不过他们有管理他这样的主管的权力。

“桐惶,我们需要知道,那个从中古世界上升的极限角斗士的信息,就是那个叫做血屠的极限角斗士。”

桐惶目光搜寻到了中古世界的代表,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得意之色,毕竟血屠可是从他们的世界升上来出现的。

“血屠,中古世界极限角斗士,我给他的等级评定是七级极限,不过依然有可能低估了他的实力,他开始的时候,选择了熔炉废脉战场的金刚山一带作为领地,当时虽然我有劝阻他,不过他执意选择金刚山一带,并且成功的击败五级怪物领主百目与他的怪物军团,而后三天,发生了熔炉废脉内剩余怪物领主的袭击,根据推测,很可能是因为血屠在熔炉废脉的行动,导致怪物领主的错误信息,而后怪物领主联手对血屠与他的领地发动攻击,整个过程不详,最终结果血屠大胜,熔炉废脉内包括百目在内的八个怪物领主,全部被生擒,如今被禁锢在熔炉废脉的各个区域。”

“七级战士极限?你对他的等级评定会不会太高了?毕竟熔炉废脉的怪物,最强的也只有六级怪物。”

“我觉得关于血屠的等级评定,并不算过分,毕竟他当时孤立无援,是单枪匹马与整个熔炉废脉的幽冥怪物战斗的,如果只是六级战士,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也许他是动用了一城之力,在幽冥怪物集中的情况下,只要受到强力的攻击,还是有可能造成大范围伤亡。”

主管听着十二个议员的质疑声,心中非常的不屑,这些议员只会躲在大后方,然后用他们高人一等的智慧去对战场进行评估。

如果没有亲身体验过无尽战场的残酷,根本就不会明白,与幽冥怪物战斗的危险。

用一招两招的一城之力,然后期待着攻击范围内的怪物,会站成排的等着被轰杀吗?

这些议员不觉得可笑吗?

如果幽冥怪物这么容易对付,这场无尽战争会拖延到现在吗?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者说,一城之力也意味着单体伤害会降低很多很多,而在熔炉废脉中,白晨所需要面对的敌人并不是凡人的士兵,而是一个个可怕的怪物。

这些怪物大部分都不惧怕一城之力,可是这些议员居然以为这么脑残的战术,可以取得这么辉煌的战绩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刁难

这就好比一场大战结束后,赢得战役一方的高层觉得,战斗的胜利是因为敌军是被冰雹砸死的一样可笑。

“数十万年来,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所以我们不得不慎重对待,我们必须弄清楚,那个血屠到底是如何取胜的,也许血屠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光彩,或许他是采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战术。”

其中一个议员正义凛然的说道,主管认得出这个议员应该是艾比利一族的代表。

主管听艾拉说过,血屠与艾比利一族的某个小王子有过过节。

难道他是打算借此抹黑血屠吗?

主管听着这位议员的言词,只觉得一阵可笑。

光彩?这里是无尽战场,哪里来的光彩与否?

能够在战场中活下来,能够在战场中胜利,能够消灭幽冥怪物,这就是空间枢纽的全部意义,就是无尽战场存在的意义,就是他们这些管理者和极限战士存在的意义。

哪怕熔炉废脉的战斗,是怪物领主们中了血屠的阴谋而覆灭,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桐惶,你要记住,我们是正义的,我们与那些幽冥怪物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是有理性的,而不是为了杀戮而发动战争。”艾比利一族的议员认真的说道。

“那议员大人,您觉得应该怎么样的胜利,才是胜利?”主管带着几分的怨气回问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现在在讨论的是关于血屠是否具备有七级战士的资格,而这场战争中,他的表现是否担得起七级战士的资格。”议员严词说道:“你必须清楚一点,如果空间枢纽对幽冥怪物的军团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很可能引起反效果,从而导致幽冥怪物大举侵犯,到时候这个谁来背负?你?还是我?”

“议员大人,是不是我们在有能力的时候,不发起反击,幽冥怪物就会安于现状?不再侵扰空间枢纽,不再入侵十二个世界?”

“我没这么说。”一个议员皱眉说道。

“桐惶,如果你是以这种心态的话,那么我们会觉得你将不适合继续负责管理区的管理。”

“这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当然不是所有议员都同意这个提议,比如说桐惶的同族代表的议员。

还有断金族和中古世界的代表,都觉得这场议会有些偏题了。

原本他们是听说了血屠以及血屠带来的战绩,然后进行一下询问。

如果有必要就进行一下嘉奖,可是以艾比利一族的议员为首,似乎有几个议员从一开始就带着针对性与刁难的态度。

不管是对血屠还是对桐惶,询问变成了质问,让这个议会有些变味了。

明明是一场值得庆祝的大胜,可是从那些议员的口中说出来,怎么像是一场灾难。

中古世界的议员开口说道:“诸位,空间枢纽出现一个强大的战士,这本该是一件好事,我不明白在座的某些议员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要驱逐一个功臣?”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是中古世界的议员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是支持桐惶和血屠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是蓄意针对血屠?”

“难道不是吗?如果一个功臣不但得不到应该有的嘉奖,反而要受到无礼的苛责与刁难,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好受的,一场大胜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血屠的能力吗?”

“我说的不只是一场胜利,不只是关乎熔炉废脉,而是整个大局,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加强防守能力,而不是想着反击,去激怒幽冥世界的怪物,如果把幽冥世界的九幽惊动了,难道我们也要去惊动十二位老祖宗吗?”

“我们的十二位老祖宗可没有教育我们,要做缩头乌龟。”

“反正我觉得,鲁莽的给予血屠,七级战士的等级评定太过鲁莽,我也绝对不会同意。”

因为在空间枢纽中,战士的等级越高,权限也就越大,所以到了五级以上的战士,就需要至少要超过半数以上的议员同意,才会通过等级评定。

而如果评定等级达到七级,一旦坐实了这个身份,那么白晨将拥有不受议员的限制,只有在真正需要他的时候再出手,属于相对自由的状态。

而空间枢纽本就是十二个世界共同建立起来的,当然也存在着利益纠葛,所以彼此之间也总是存在着一些明争暗斗。

最终,因为支持评定白晨为七级战士的议员人数没有过半,导致桐惶的提议被搁浅。

桐惶在离开议会厅的时候,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怒气。

可是他只是管理者,即便是他也无法左右议员的决议。

“主管,事情怎么样了?”艾拉看到桐惶回来,立刻迎了上来。

桐惶的脸色有些难看,在他看来,给予血屠的嘉奖本来是十拿九稳的,甚至他觉得就算是给血屠八级战士的等级评定也不为过,却没想到,最终只是给予了六级战士的等级评定。

而且自己还受到了诸多的苛责,大功差点就变成了大过。

就算是桐惶也不得不承认,那些议员扯淡和颠倒是非的本事。

“出了点意外,你安抚一下血屠,我怕他闹脾气。”

“怎么会这样?他立下了那么大的功绩,为什么这样都还不能得到七级战士的认可?”

“应该是上次血屠得罪的那个艾比利一族的王子多尔,这次阻挠血屠的七级战士等级评定的主要议员就是艾比利一族。”

“可恶!”

“对了,血屠现在状态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他就算是大战之后,也没有表现出疲倦,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实力太低看不出来,还是因为他的特殊性。”

“不管怎么说,你都要照顾好血屠,他现在是我们一号管理器的王牌,只要有他在,我们的压力会小很多。”

“我明白。”

“让那位多尔王子,去执行几个任务。”既然那个多尔给他使坏,而且还得罪到自己这个主管,桐惶当然也不会与他客气。

有些时候,他必须显示自己的权威,一个下级的战士,居然胆敢和自己对着干,自己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虽说管理者没有约束战士的权力,可是却有分配任务的权力。

“记得把他的一些跟随着也拆分开,别让他太轻松。”

“那要不要把他……”艾拉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不用,只要让他难受就够了,别弄死了,如果真弄死的话,那么这个仇就结大了。”(。)

陇南治疗妇科费用
陇南治疗妇科医院
陇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陇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陇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