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九玄邪尊第四百七十八章自毁丹田

发布时间:2020-01-25 08:26:51

九玄邪尊 第四百七十八章 自毁丹田!

第四百七十八章自毁丹田!

此话一出,女子惊呼一声,还未等反应过来时,便只感觉面前陡然一花,下一刻女子便只发现一只冰冷的枯爪落在自己脖颈,锋利如钩的指甲深陷入那白皙的皮肤之中。

等大家反应过来时,女子已经落入黑袍青年手中,彻底被控制住。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容轩脸色骤变,惊怒交加。

“哈哈哈,”黑袍青年张狂大笑,舔着干枯的嘴唇,露出森然的笑容:“你们以为,这diǎn皮外伤便能够将本少动弹不得?一群蠢货,都把东西给本少放下!”

直到这时,大家才如梦初醒。

自己是上了当了。

这个黑袍青年哪里是什么有情有义的人,分明是在故意而为之,这黑袍青年本身就与那黑风寨是一伙儿的!

“你,你这个叛徒,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容许气的咬牙切齿,手指都在不住的颤抖。

原来,这黑风寨的人都是这黑袍青年引来的。

不过,现在追悔莫及也已经晚了。

“少废话!”黑袍青年双眉倒竖,流露出一抹狠厉之色,厉声大喝:“都给我住手!若是再敢动一下,我可不敢保证你们xiǎo姐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説着话,黑袍青年的如钩利爪又是往这白皙的脖颈中刺进半寸。

顿时,殷殷血迹开始顺着黑袍青年的指甲滴落出来。

这些护卫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面面相觑,心中极为忐忑。最后都把目光望向容轩。

容轩心中一跳,看着黑袍青年神情不似作假,他胆怯了。

见着自己爱慕之人落入敌人手中,命在旦夕,容轩只好屈服。狠厉的目光不断刮着黑袍青年,但是却恨声道:“听他的话!”

副队长发话,护卫们只好收起了功法,灵器失去了与主人的联系,散落在地面。

那汇聚在一起的防护盾也逐渐的消散,放弃了抵抗。

“哈哈哈,”黑袍青年的笑声越发张狂:“把他们的内力都给我封印住!”

随着黑袍青年的发话,顿时间骑着独角凶牛的红袍修者如狼似虎般涌上来,将这些护卫完全控制住,在其体内设下道道禁制。

此刻,苍穹之上的俩个绝dǐng强者的厮杀已经进入白热化。

道玄境强者交手,胜负都在一念之间,稍有不慎便会被对方抓住破绽,然后以雷霆之势压制,根本不会给翻盘的可能。

所以两个人都极为谨慎,除了对方之外,根本不管任何事情,他们精神力都紧绷着,锁定住对方的气息,也没有注意到下方的情况的陡转。

虽然,这副寨主的双煞斧被他抡起的虎虎生风,功法也极为精湛,可谓炉火纯青。

但是毕竟比皇甫新弱上一个等阶,起初他还可以凭借着凶猛的攻势,与皇甫新打个平手,可是到了后来,境界的等阶差距就显现出来。

大汉逐渐露出疲态,大开大合,凶猛扑杀之势也弱上了不少。

而皇甫新抓住这个机会,立刻反杀。

领域撑开到最大,手中淬紫日月双轮,一个仿若明月一个仿若浩日,流转着一金一白两股极为刺眼的光芒。

副寨主唳喝一声,双煞斧再次凌空劈斩而去,爆棚而出的斧芒划破虚空,激射向皇甫新。

皇甫新冷笑一声,看出了副寨主疲态的他不在避其锋芒,而是径直迎了上去,手中手诀不断的变幻,日月双轮也化作流光,刹那间交错抵挡在皇甫新的面前,继而朝着那斧芒冲撞过去。

“叮!”

清脆的金戈交击声带着颤音与回响,几欲将人的耳膜都给撕裂。

大汉未曾想到皇甫新竟然有这么大力量,一时间猝不及防,被淬紫日月双轮上爆发的力量反噬,整个人往后趔趄数步,虎口发麻,双煞斧几欲脱手。

也就在这时,

皇甫新立刻抓住机会,眼中爆闪出精光,清冷大喝一声,身形犹若三千雷动,带起阵阵旋转的气流,汇聚成一道风龙,夹杂着爆发出来的力量余威,撕扯着空间,扑杀向大汉。

“日月绞杀!”

皇甫新的双手交叉,变幻出一个极为诡异的手诀。

那淬紫日月双轮闻声而动,dǐng在皇甫新的双肩上,搅动着气流,配合着皇甫新探出的一掌,成品字形直逼大汉。

这一道攻击声势浩大,空间裂痕被撕裂的足足有半个人大xiǎo,淬紫日月双轮上的流光,也愈发的耀眼,犹若活了起来的恐怖妖兽,张开血盆大口,恨不得将这大汉撕咬成粉碎,搅碎成肉酱。

道玄境强者全力一击,又是在领域的笼罩下。威力岂是一般可以明了的?

副寨主脸色剧变,他根本都没有半diǎn把握能够承受住这一击。

可是,副寨主恰好此刻刚遭受到力量反噬,身体麻痹,四肢的反应迟钝,想要躲开的比登天还难!

仓促之下,副寨主只好强压住胸口中还在翻腾的气血,硬着头皮架起双煞斧意图承受住这一击,可是面前这一幕任由傻子都看的出来,他根本是接不住的!

“去死吧!”皇甫新更是催动着内力,身形已经快到产生虚幻的黑影,极速的掠过虚空,直逼而去。

就在淬紫日月双轮即将落在副寨主身上的刹那。

“住手,否则我杀了这个女人!!”

身下的地面,陡然传出一道冰冷的咆哮。

皇甫新心中一颤,下意识偏头朝着平原上看去,忍不住脸色骤变。

xiǎo姐落在那黑袍青年的手上!

可就在他这分神的刹那,锁定住大汉气息的神识顿时消散。

趁此机会,副寨主眼睛里露出一抹毒辣,震喝连连:“滚!”

双煞斧左右合力劈斩,夹击向皇甫新。

“叮!!!”

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皇甫新这才如梦初醒。

在危难之际,皇甫新只能仓促收回攻势,左右手各持淬紫日月一轮。堪堪抵挡住副寨主的一击。

“噗!”

皇甫新胸口被双煞斧重重劈杀,身体被蛮横力量击打倒飞而出,淬紫日月双轮顿时脱手,狂躁的威力疯狂的摧残着他的五腑六脏。

皇甫新的双手不断颤抖,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胸口那被撕裂的衣缕。

衣服完全被撕烂,一道触目惊心的斧痕浮现在几欲破裂的元甲之上。

差一diǎn,幸亏自己方才抵挡的及时,若是晚上须臾,或者説副寨主的力量再大上些许,元甲恐怕就要破裂,自己就要被开膛破肚了。

想到这里,皇甫新背后直冒冷汗,惊魂未定。

副寨主摇了摇头,满脸的可惜,骂骂咧咧:“马勒戈壁的,就差一diǎn。”

如果能够斩杀一个比自己还强大的道玄境中期强者,今日一战必然会成为他日后所夸耀的资本。

“干得好,哈哈哈!”副寨主对着黑袍青年哈哈大笑:“xiǎo木子,老子果然没有看错你!等这次回去,我就与寨主商量,破格提拔你为队长!好好奖励你!”

那黑袍青年感激涕零:“多谢副寨主!”

説着,黑袍青年又再次望着皇甫新,下意识将xiǎo姐横在自己面前,而自己整个人都缩在那女子身后,然后森然道:“若是想要这个女人活命的话,自毁丹田!”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你!”皇甫新咬牙切齿,牙齿磨得咯吱作响。

他本身打算将大汉擒下,化解这场危机,谁知道对方比自己更快,已经抓住了xiǎo姐。

“哈哈哈,”副寨主冷笑连连:“我给你俩个救这女人的办法,一是废除自己丹田,二是,在老子面前磕几个响头,或许,老子还能够善心大发留你一条狗命!”

一个道玄境中期强者,跪在自己面前。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想想都觉得激动。

皇甫新脸色时红时白,几欲吐血。恨不得将这大汉碎尸万段,但是为了xiǎo姐的安危,他又不敢。

下跪,还是给一个比自己垃圾到极diǎn的货色下跪。

身为道玄境的他,自然有强者的尊严,他宁愿死。

“你是废不废!在磨磨蹭蹭,这个女人出了什么意外,可就是被你害死的了!”黑袍青年的阴笑,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容轩气的几欲吐血,追悔莫及,如果不是自己救下这个人,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情!

如果不是自己大意,xiǎo姐怎么会深陷敌手!

“皇甫叔不要!!”女子惊呼一声。

“他娘的臭婊子多管闲事,叫什么叫,看待会儿把你抓回山寨,看看你会不会叫的更**。”副寨主有些不耐烦了,冷然道:“我数到三,如果不废除丹田。每数一声,就从这女人身上取下一件东西,我看看她到底有多少东西可以割下来!”

“一,二,三……好好好,”副寨主看着皇甫新还在犹豫不决的模样,怒喝一声:“xiǎo木子断这女人一只手臂!”

“是!”黑袍青年没有任何犹豫,右手化作掌刀,凌空朝着女子手臂劈去。

以他洞虚境的修为,这一刀劈杀下去,足矣断掉她一只手臂!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皇甫新爆喝出声:“住手,我自废丹田!”

“哈哈哈,”副寨主挥手打断了黑袍青年,笑声中充满不可一世的嚣张:“跪下!”

皇甫新脸色难堪到极diǎn,铁青无比。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逐渐凝聚起内力,这内力化作力量,覆盖整个右手化作的掌刀。弥漫着狂躁的气势。

皇甫新的手在不断颤抖,看着手刀与自己xiǎo腹。

丹田对修者的重要性不必多説,一旦废除丹田,无论什么修者,就彻底的成为废人!

“不要,皇甫叔不要!!”女子哭泣起来,梨花带雨,本是悦耳的嗓音此刻带着嘶哑,哭的发颤,声音中带着无比的绝望。

如果不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开口救下这个黑袍青年,皇甫叔也不会陷入绝境。

此刻,她悔的肝肠寸断,哭的绝望。

“动手啊!!!”副寨主厉声咆哮!

“啊!!!”皇甫新状若癫狂,双目之中陡然露出厉光,掌刀手起刀落,劈杀向自己的xiǎo腹!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医生
西樵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青海治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运城男科医院排行榜
天津妇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