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界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有资格做我妹夫!

发布时间:2019-10-18 14:58:26

界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有资格做我妹夫!

石锋来到门前,还未敲门,那扇大门便打开了,里面有两名新月阁总部的中年男子,俱都是武尊级别的,却是一副家将打扮,“锋少里面请。”

有戏。

这表现可不像是赶人走的。

石锋便和秋叶雨进入其中,那停留在外面的车夫看了一眼,也没説什么,驾着马车,悄然离开。

一切好似都与红颜冒险团没一diǎn关联。

两名中年男子并没有关闭大门,而是来到外面,分左右而立,看大门了。

石锋见状,便径直向里面走去。

现在是凌晨深夜,院子内则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在那露天的院落中心,一张大桌,摆放着美味佳肴,足有六十多道菜,散发着喷香的味道,一名看上去四十来岁的男子坐一旁,毫无形象的一只脚光着,踩在椅子上,一只手挂在椅背上,左手提着一只火鸡,大口大口的坑着,满嘴的油腻。

怪异!

这是石锋看到的第一感觉。

更令他讶然的是,这人赫然是一名武圣,属于和赵炳勋同一级别的,但是这人更年轻,浑身肌肉鼓起,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坐。”武圣伸手一指对面。

自有人安排座位,石锋便一屁股坐下来,秋叶雨则并没有安排座位,只能站在石锋的身旁,静静的看着。

“陪我喝几杯。”武圣道。

“乐意奉陪。”石锋自然看得出来,这武圣与月梦蝶长的只有三四分相似,但是与月家老六月卫东却是足有七分相似,估计很可能是月梦蝶上面六个哥哥中的一位,而且以年龄来判断,石锋估计应该是老二月文德的可能性极大。

两人遥遥举碗,先行干了一杯。

武圣很粗俗的用袖子一擦,连带着油腻也擦在袖子上面,道:“石锋是吧,你能猜到我是谁的话,我就让你留在这里。”

“我猜你是月二哥文德。”石锋道。

“哈哈,看来连你都知道俺月文德是个邋遢武圣啊。”月文德哈哈大笑道。

石锋笑而不语,并不戳破,自己不知道,完全是猜测的。

将酒碗放在桌子上,月文德仍旧提着火鸡,大口大口的啃着,继续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摆宴吗,知道我要宴请谁吗。”

“夜晚有人造访,当然是要宴请造访的人。”石锋也抓起一只火鸡大吃起来,他也还没吃饭呢,“嗯,挺好吃的,不过,等会儿姓赵的可没这么好啃了。”

“要得,哈哈,你竟然连这个都能猜到,不错,不错,以你这智慧,再有那胆量,潜力,你有资格做我月老二的妹夫。”月文德大笑道。

石锋一笑,没有回应。

因为有人来访了。

外面守门的两名中年男子与之交谈的声音传进来了,那正是赵炳勋的声音,他神色淡然的啃着火鸡,旁边的秋叶雨有些紧张,石锋让人搬了把椅子,放在旁边,要秋叶雨挨着他坐下来。

脚步声很重,显示出来人的心情。

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的寒意,更是显示出来人的杀意没有半diǎn的收敛。

石锋也不回头,该吃吃,该喝喝。

那一番作为令月文德看的竖起大拇指,这胆量,我不如啊。

秋叶雨眼角余光瞥去,就看到赵炳勋为首的足有十大高手前来,其他的九人全都是九品武尊的实力。

要説她不担心是假的。

但是看到石锋淡然自若的样子,又觉得不能给石锋丢脸,便强忍着担心紧张恐惧,做出一副淡然的模样儿。

赵炳勋的伤口已经用珍宝疗伤,恢复如初。

他看着石锋的背影,在那里吃喝自若的样子,双目喷火,若非此地特殊,他恨不得将石锋即刻撕碎。

“柄子兄来啦,请坐。”月文德也没有起身,依旧坐在那里,呲牙咧嘴的笑道。

石锋闻言,也不控制自己,就笑出声来了。

柄子兄,这称呼,够愤怒的赵炳勋火上浇油的,估计也只有这位邋遢武圣能够干出这等事情。

他倒是乐意观望。

“哼!”

赵炳勋很不满的冷哼一声,对有名的邋遢武圣月文德,他还真不敢挑衅,别看月文德实力只是一品武圣,和他同级,可要杀他,真的难度不大,而且月文德比较特殊,据説他是修炼有特殊的隐藏实力的法子,真正的实力,无法确定,即便如此,还敢无视修罗王传承对强力武圣约束,由此可见月文德多么不凡,所以只能将怒火发泄向石锋。

“柄子兄,你哼什么啊,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吃饭被人打扰,你来了,有屁快放,别耽搁我吃饭。”月文德道。

“月老二,你知道我来干什么吧。”赵炳勋也不会示弱,冷冷的道。

“不知道。”月文德翻眼道。

这可把赵炳勋气的差diǎn喷血,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石锋哑然失笑,这月文德倒是有意思的个性。

“我来是杀他的。”赵炳勋用手一指石锋,沉声道。

月文德翻眼,道:“柄子兄,你脑子没问题吧,没看到我在请他吃饭,你是不是故意打扰我吃饭的雅兴。”

赵炳勋脸色铁青,他能忍,站在起身后的一名九品武尊忍不住道:“姓月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赵家也不怕你。”

话因刚落,月文德随手将一根鸡骨头抛出去。

噗!

那名九品武尊立时就被鸡骨头洞穿眉心,当场毙命,那赵炳勋甚至连反应都没来得及,更不要説出手了。

快到令石锋都咋舌的地步。

只此一击,石锋断定,月文德绝对不是一品武圣那般简单,他肯定要外在表现出来的力量强横的多的多。

一人被杀,令其他的九品武尊一阵骚动。

赵炳勋脸色更是难看,拍案而起,怒道:“月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敢挑衅我,就只有死。”月文德强势的道,“柄子兄,你最好也老实diǎn,要是口出不逊的话,我可不知道,这根鸡骨头,会不会插在你的头上。”

威胁!

明着威胁!

赵炳勋气的几欲疯狂,却不敢发作,就方才那一下,他就知道,自己和月文德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石锋暗叹不已,这才是实力。

他还需要努力。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赵炳勋重新落座,沉声道:“説吧,你怎样才肯将石锋交给我们。”

“交给你们?你这话有diǎn可笑了,人家来我这里做客,就是我月文德的贵宾,你竟然要我将人捆起来交给你,我説柄子兄啊,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我把自己的客人抓起来送人,那我月老二以后还怎么见人,我这光辉形象不是就废了。”月文德满嘴油脂麻花的,手中抓着火鸡,哪里有什么形象可言。

石锋和秋叶雨相视一笑,这老兄有意思。

“这么説,你是要保护石锋了。”赵炳勋寒声道。

“不,我和他非亲非故的干嘛保护他,但是他现在是我的客人,那别人就休想碰他,你要是想动手,就等他离开我这里吧。”月文德道。

赵炳勋沉声道:“月老二,他可是杀了赵幼诚,你这么做,等同于对赵家宣战。”

月文德道:“赵幼诚是谁?没听説过。”

“你!”

赵炳勋气的两眼喷火,深吸一口气

,努力压下暴怒的火焰,他冷冷的道:“好,我就等着他走出这里。”狠狠地看了一眼石锋,转身便离开了。

自始至终,石锋都没有插话。

月文德瞥了一眼赵炳勋的背影,嘲讽道:“老东西,倚老卖老,真以为赵家给你撑腰,就了不得,惹了我,照样你要死。”

“二哥是在告诉我,以后不用担心赵炳勋吗。”石锋笑道。

“我没説。”月文德嘿嘿笑道。

两人四目相对,不约而同的端起酒碗。

酒水已经斟满。

遥遥一碰,便各自一口气喝了下去,石锋大笑道:“好酒。”

“我説疯子,你不怕醉。”月文德有些意外。

“疯子?”石锋愕然道。

月文德呲牙一笑,道:“你现在宣武府以武尊令陆家无家可归,后在今日白天,亡命逃走之后,竟然反击,不但杀死赵幼诚,居然还发疯似得依靠飞翔能力,连赵炳勋都给伤到了,差diǎn没摔死他,你这行为还不疯狂吗?所以很多人都称呼你是疯子。”

“其实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神话缔造者。”石锋道。

“你倒是敢往自己脸上贴金。”月文德撇嘴道。

“很快这就会成为现实的。”石锋大笑道。

月文德道:“别的我不知道,你要是有本事将我酒神给灌倒了,我就承认你是神话缔造者。”

石锋笑道:“乐意奉陪。”

于是有人抬来半人高的酒缸,里面满是酒水。

“喝!”月文德道。

石锋大笑着抱起酒缸喝起来。

历经炼人经历,他对酒根本没感觉,喝醉对他来説只能説传説了。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月文德竖着大拇指,滑倒在桌子底下去了,石锋和秋叶雨则被安排到后面的住处。

这次,有月家的保护,石锋便全身心的投入修炼之中。

他要争取早日突破。

ps:按照本周的约定,周贵宾榜第四,将在四更基础上加三更,也就是説,今天七更,若是掉落名次减更,提升名次,再有加更~~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预约专家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医保卡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需要预约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费用高吗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挂号

心脏病和冠心病有什么区别

冠心病吃什么水果

冠心病手术

冠心病前期如何治疗

跌打扭伤能用狮马龙吗

风湿骨痛不能吃什么食物

治老人筋骨疼痛药

风湿骨痛吃什么菜好

消肿止痛的菜谱

浑身乏力关节酸痛食疗

消肿止痛中草药

中医针灸消肿止痛

风湿性大腿肌肉酸痛
关节酸痛应少吃什么
老年人手足麻木的病因
活络风湿骨痛外用药哪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